土豆省钱
首页 > 新闻资讯 > P2P风险释放接近收官:有的良性退出 有的艰难转型

P2P风险释放接近收官:有的良性退出 有的艰难转型

单美琪 孟俊莲 2020-08-24 来源:华夏时报

2020年已然过去大半,作为P2P整治工作以及金融防风险三年攻坚战的收官之年。这一年,那些步入消亡的“P2P们”尤为脚步匆匆。

据统计,自整治工作开展以来,已有5000家左右机构退出,截至今年6月底,在营平台只剩下29家,环比下降近80%。这其中不乏千亿级平台的身影。

今年为例,1月15日,车贷头部投哪网宣布退出;1月21日,爱钱进停止发标;2月15日,积木盒子宣布转型退出,51人品宣布停发新标、暂停充值投资;2月18日,微贷网停止发标,X智投直接穿透底层资产回款……这个从无到有仅仅十多年的行业,正在成为历史。

事实上,那些已经消失和正在消失的“P2P们”都曾挣扎过,但最后抵不过时间。这场带着强烈阵痛感的互联网金融试验,在疯狂十余年之后彻底宣布落幕,而其留下的印记,将对中国的大众投资,新金融监管以及创新等走向产生深远的影响。

一边是追赃挽损的“一地鸡毛”,另一边是仍正常运营的29家平台,在平台定位理性回归信息中介本源之后,在营平台或许还对“P2P”有着新的诠释。

集中爆雷后的“这三年”

按照央行“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网贷领域存量风险化解”的定调,网贷行业清盘加速进入倒计时。

2007年6月,"拍拍贷"在上海成立,由此标志着网贷行业的诞生;2007-2011年网贷行业加速成长,完成了发展的初创期;2012-2013年之间,网贷平台吸取发展初期的大量坏账逾期教训,重点发展平台注册地域的本地市场;2014-2016年,国内相继爆发网贷平台跑路、项目自融等风险事件,引发业界对于监管法规的高度关注;2016年之后,是金融监管层对于网贷行业的集中规范整治时期。

然而,加速P2P行业最终走向了覆灭的是头部平台的接连爆雷,尤其是2015年,可谓是行业的至暗时刻。

这一年,泛亚事件开始发酵,e租宝事件震惊全国;自此年,互联网金融开始有序纳入监管。一年后,互联网金融的整治大幕开启。彼时,P2P行业作为整顿重点,方向是从信用中介转向信息中介。彼时7000家网贷平台,能继续运营的却不到1000家。

对于行业发展而言,2018年是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P2P出现第一波集中爆雷事件,爆雷平台高达593家,2019年合计152家。投案的P2P大咖甚至还有曾任支付宝消费者事业部总经理的米庄理财创始人钱志龙,正大公司创始人戴志康。然而,活下来的P2P平台,仍然寄希望于监管备案。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7月,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金融委”成立之时,提出了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三年行动方案。也就在这一月,央行官网披露已召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理下一阶段工作部署动员会。按照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总体安排,在用1到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风险专项整治。同时指出网贷备案或延期至2020年。

随后一个月,网贷整理办下发《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及108条《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检查问题清单》。自此标志全国实行统一的整改验收标准避免了地区性的监管套利。此后,多地相继启动合规检查。

进入2019年,监管逐渐步入常态。2019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发布了《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即“175号文件”)指出,要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2019年7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专项座谈会也提出,少数在资本金、专业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备条件的机构,允许并鼓励其申请改制为网络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

彼时,陆金所宣布停止网贷业务,被解读为备案终止的信号,而一些像拍拍贷等的头部平台也都加快资金的B端化,不再对接普通投资者资金,全面转型为助贷平台。而其他的P2P平台因资产端不够扎实的,连转型助贷平台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被清退。

2019年10月15日,在中国人民银行举行的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称,稳妥有序推进合规网贷机构纳入监管的工作,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网贷领域存量风险化解。言论落地,P2P彻底宣告死刑。

这其中,监管也在积极给予部分具备条件的头部平台创造各种转型持牌机构的机会。陆金所在暂停P2P业务后平安消费金融公司顺利获批筹建;玖富普惠的母公司玖富数科集团则在2019年9月份顺利获得监管批准入股湖北消费金融公司成为第二大股东。

2019年11月27日,由媒体披露出来的由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共同发布的《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及业内流传的P2P网贷备案实缴注册资本需要达到5亿乃至10亿等。此后,百亿级平台大多追加实缴注册资本到5亿乃至10亿级别。

直到今年1月,2020年央行工作会议明确,将持续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基本化解互联网金融存量风险,建立健全监管长效机制;2月25日,银保监会举行通气会,在被问及P2P的监管政策是否会因疫情而有所改变时,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表示,疫情不会改变P2P专项整治方向。

“P2P专项整治,方向不变,节奏不变,继续坚定不移、彻底的执行。P2P以‘退’的方向为主。”成为了全年的主基调。

4月下旬,国家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明确了争取2020年基本完成互联网金融和网贷风险专项整治的主要目标任务。为此,金融管理部门也持续整治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风险,推动互联网金融风险市场出清。

数据显示,2011-2019年,我国P2P网贷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呈现先上升后下降趋势。截至2018年12月底,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相比2017年底减少了1219家。自从2015年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达到3464家后,已经连续三年出现下降。截止2019年12月底,P2P网贷平台数量下降至343家,相比2018年底减少了678家。

目前,全国已有湖南、山东、重庆、河南、云南、四川、河北、甘肃、山西、内蒙古、陕西、吉林、黑龙江、江西、湖北、江苏、安徽、宁夏、福建在内的19省市已宣布全部取缔对辖内网贷业务,其余各地网贷机构也在陆续退出中。而尚未官宣取缔“P2P”的北京、上海、贵州、广东、浙江、辽宁、云南、新疆、宁夏等其它省份的地方金融监管也均在全面推进P2P的退出和转型工作。

截至2020年3月31日,中国实际在运营网络借贷机构139家,比2019年初下降86%;借贷余额下降75%;出借人数下降80%;借款人数下降62%;截至2020年6月底,全国范围内仅有29家网贷平台在运营。

2020之后常规监管:回归信息中介本源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专项整治工作可能到今年年底就会基本结束,转入常规监管。

郭树清指出,监管部门始终将追赃挽损作为风险处置的核心要求,将加大对网贷平台借款人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惩戒力度,切实提高资产处置效能,最大限度挽回群众的损失。据统计,当前出借人的资金还有8000多亿没回收。

“上述29家正在运营的机构应该不包括目前正在清退存量的机构,存量清退的网贷机构应该不止这些家。”一位在营平台从业人员透露道。

显然,追赃挽损工作仍面临着层层阻力。与P2P平台清退本身相比,备受关注的仍然是平台层出不穷“挤牙膏”式的兑付问题。

8月18日晚间,@平安上城发布的消息称,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上城区防范金融风险暨网络借贷风险处置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第三份微贷网处置情况通报。通报显示,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已累计归集资金17.04亿元,查封、冻结等追赃挽损工作同步持续开展。

公开资料显示,微贷网是中国最大的车贷P2P平台之一,于2011年7月上线。自2020年2月起,微贷网停止提供新贷款项目。其最新兑付资管计划显示,回款时间缩短至18个月,在原有债权本金的基础上支付年化2.25%的利息,按照等额本息的方式每月回本金和利息。

除了微贷网,今年以来投哪网、积木盒子、随手记等多家头部平台宣布退出。此前,监管在召开的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中也表示的,“退而不清”、“退而难清”问题突出,风险化解可能需要较长时间。

这其中,与诸多兑付陷入死局,甚至迟迟不公布兑付方案的平台相比,坚持良性清退的平台可谓是行业清流。记者注意到,当前已有多部平台已经完成100%的兑付,真正实现良性清退。仅今年4月就有多家平台发布公告进行良性清退。

4月2日,上海P2P平台钱牛牛对外发布正式退出公告,决定自此日起停止平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有序开展平台收尾工作,且未来不再开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17日,湖南P2P平台信投宝发布的公告称,信投宝所有网贷业务全部结清,并在16日之后的用户待收本金与收益,提前一次性100%完成刚性兑付;24日,已运营5年多深圳P2P平台杉易贷对外发布“退出清零公告”,实现100%兑付的承诺。

业界认为,真正意义的良性清盘一般是指平台、投资人、借款人相关各方都能将损失降到最小。对于出借人来说,不是表面上承诺,随后又打着良性退出的幌子各种套路出借人,而是实实在在真金白银100%本息兑付给出借人。

另有业内分析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些真正做的良性清盘的平台,多是此前一些“小而美”的平台。这些平台不仅待收规模普遍较小,兑付压力相对较小,而且平台资产真实,有一定的盈利能力。平台的股东背景实力较好也能够担负起相应的责任。

“清退过程中各但大网贷平台在本金、利息、兑付时间上也有不同。”上述分析人士进一步举例说,“例如,投哪网兑付100%确权金额+良退基准日以前的收益,将在30个月完成100%确权金额兑付;积木盒子初步方案为先兑付净投资本金后兑付剩余本金,平台每回款1%进行一次兑付,预计2年完成本金回款,利息兑付则根据实际情况来定。”

如今,监管明确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网贷机构纳入监管试点,所以现存的29家在营的网贷平台应当回归信息中介定位。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在营平台中,超过20家平台宣布接入央行征信系统。

网贷平台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后,有利于打破网贷行业存在的信息不透明问题,意味着行业将统一管理、信息更为透明,每个问题都有迹可循、有据可查;更好的规范借款人行为,防止多头借贷等现象,对老赖起一定的震慑作用。

另外,网贷平台接入征信系统后,恶意逃废债和欺诈等行为将受到严厉的惩罚。目前在营的网贷平台都在进行合规化建设,而接入央行征信系统是其中的一步。

一位资深从业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3年之后,P2P平台偏离初心,本息保障成为主流,由平台承担实质性的信用风险。由于行业涌入大量的草根创业机构,基本为轻资产运营,根本没有本息保障的实力,于是大量逾期出现后,很多P2P平台开启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模式。

“正当互联网金融的风口,大量资金的涌入也导致更多投资者关注P2P,平台为了牟利,更不惜以资金池的方式‘拆东墙补西墙’。”该从业人员表示,“而P2P平台的运营重心就从控制借款人风险变为获得更多投资者资金。为吸引资金,多数平台推出诱人的超高收益率,行业发展呈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态势,为了使行业规范透明,监管强势加入也进一步加速了不合规平台走向消亡。”

但P2P留下的并不只有追赃挽损的“一地鸡毛”,除了尚在正常运营的平台之外,投资者教育的重要性也逐渐显现出来。P2P鼎盛时期不仅加速了大众对互联网理财的接纳、认可和深度参与,也为盲目跟风投资带来了深刻的教训。行业风雨飘摇过后,也再次向人们证明,要尊重基本的商业逻辑,要敬畏风险,要尊重金融业的本质。

关键字: 监管 兑付 工作 平台 p2p网贷 2019年

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贷罗盘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贷罗盘

温馨提示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你确认要取消关注该平台吗?

取消 确认

关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