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省钱
首页 > 新闻资讯 > 折价配股“流血”自救 51信用卡“去P2P”后路在何方

折价配股“流血”自救 51信用卡“去P2P”后路在何方

董柴玲 2020-07-21 来源:投资者网

7月13日,51信用卡有限公司(简称“51信用卡”,2051.HK)发布公告,拟向股东增发约1.67亿股新股,以获得最多9940万港元维持公司运营。

51信用卡成立于2012年,主要通过旗下信用卡管理平台提供信贷服务。其中第一大收入来源为信贷撮合及服务费,占总营收近6成。2018年7月,在互联网金融迅速崛起的大潮中, 公司正式登陆港交所上市。

相比上市初期的高光时刻,51信用卡的后续发展颇为坎坷。在2019年的P2P网贷“爆雷潮”中,公司被警方调查一事引发广泛关注,当年的业绩也急转而下。尤其是在监管政策收紧之时,51信用卡称,将在2020年准备P2P业务的全面转型清退,并争取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

而对此番增发新股和贷款业务进展等问题,《投资者网》联系该公司的公关部和投资者关系部门,对方回复称,目前不方便回复。

去年净亏8.47亿 折价配股以求自救

51信用卡公告称,将向三名承配人以及主要股东黄伟、王永华发行共1.67亿元新股,拟用作一般营运资金,认购方包括:新湖中宝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Guanrui Investment Limited、天图集团全资子公司Tiantu Investment Limited ,以及East Jump Management Limited三家公司。

在此次认购完成后,其股东新湖中宝集团及其全资附属公司的合计持股比例将由21.88%增至24.10%;原股东天图集团以及天图集团附属公司的合计持股比例将由12.90%增至13.77%。

51信用卡表示, 9940万港元募集资金,其中约50%用作薪金及福利,约30%用于扩充客户群,约10%用于提升催收能力,其余10%用作运营资金及其他一般企业用途。

在外界看看来,此次折价转让,可谓是51信用卡的一次“流血”自救,也说明公司当前资金较为紧张。根据公告,51信用卡此次发行新股后,相当于扩大后股本的12.27%;每股作价0.6港元,较认购协议日期的收市价(0.79港元)有24.05%折让。

“这对原大股东肯定是低估的,不太有利的,对新认购的股东肯定较为划算。”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投资者网》。

作为国内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51信用卡当前可能确实没有更好的选择。

财报显示,51信用卡的营业收入在上市前保持增长态势,但在2019年出现“急刹车”。

2019年,公司营收为20.45亿元,同比减少27.3%;经营亏损为13.25 亿元,经调整净亏损达 8.47亿元。对此,51信用卡称,亏损主要原因是信贷撮合规模的减少,以及由借款余额的违约风险上升导致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下预期信用损失的增加。

该公司主营业务包括信贷撮合服务、个人信用管理服务和信用卡科技服务等,其中第一大收入来源为信贷撮合及服务费,在2019年贡献营收11.73亿元,同比减少42.9%。

回顾历年数据,信贷撮合及服务费占营收比重逐渐提升。2015-2018年,信贷撮合及服务费的收入分别为0.17亿元、3.84亿元、16.27亿元、20.56亿元,占比为18.67%、67.28%、71.73%、73.1%。

对核心业务利润的下滑,51信用卡解释称,由于外部监管的加强,个人消费信贷市场出现明显波动,尤其是2019年第四季度撮合的信贷余额的违约风险有所上升。公司因此降低信贷撮合规模,并压缩了主要信贷产品的平均借款期限。

数据显示,51信用卡对信用卡持有人的平均借款规模,由2018年的14900元降至2019年的10600元,平均借款期限由13.6个月降至10.5个月。

尽管业绩下滑,但51信用卡强调用户基数的增长。2019年末,其管家的注册用户数为8560万人,同比增长12.8%;累计管理的信用卡数量上涨至1.44亿张,同比增长16.8%。

虽然用户规模继续扩大,但难掩51信用卡多年亏损的事实。除2018年实现21.69亿元的净利润外,2015-2017和2019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6.93亿元、-22.31亿元、-13.78亿元和-11.11亿元。

从负债情况来看,51信用卡在上市前持续多年资不抵债,到2018年完成IPO融资后,负债率大幅降至52.92%,而2019年又略升至55.50%。

相比上市时的高光时刻,公司市值已大幅缩水。截至7月17日,51信用卡收盘价格为0.66港元,总市值从两年前的百亿港元跌至仅7.86亿港元。

“1021事件”留痕 瞄准互联网小贷牌照

与业绩下滑密切相关的,是2019年的“1021事件”。51信用卡曾在招股书中多次描述业务和行业相关风险,但仍未能在P2P网贷“爆雷潮”中独善其身。

工商信息显示,51信用卡的中国运营实体为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2019年10月21日,杭州公安在发布通报称,对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表示“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

次日,51信用卡首席执行官孙海涛在个人微博中致歉,称“因为我们管理上的不完善,尤其是对合作公司的培训和监督不够,导致在对借款人联络沟通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过激的行为,给个别借款人造成了伤害,为此我们非常抱歉”。

回顾两年前提交的招股书,51信用卡对风险提示的篇幅长达60余页,包括法律法规、信用管理和业绩净亏损等方面存在的不确定因素,而这场风暴则在意料中席卷而来。

51信用卡在2019年财报中多次提及外部监管的作用。称由于监管文件、1021事件等因素的影响,公司在2019年度采取了降低业务规模、将业务聚焦于风险更低的信用卡持有人群。

据51信用卡提供的数据,截至2019年末,其P2P网贷业务余额由2018年末的132.4亿元下降至56.3亿元,并于2020年2月29日再次下降至35.0亿元。

“1021事件”诚然是51信用卡业绩的一道分水岭,但产品自身招致的投诉尚未停止。截至2020年7月19日,黑猫投诉平台关于51信用卡旗下产品“51人品”的投诉共3394条,内容包括高额服务费、虚假宣传、无法注销等。

另外,从行业来看,信用卡市场整体呈增速放缓态势。天风证券研报称,相比于2017和2018年的高增速,2019年信用卡的贷款总额、收入和发卡量等增速均放缓;同时激进扩张带来不良率的攀升,叠加2020年一季度疫情影响,信用卡暂时处于“蛰伏期”。随着疫情改善、消费复苏,预计三、四季度信用卡资产质量将会改善,增速回到正常水平。

转型的方向其实很明确,即互联网小贷牌照。从目前来看,51信用卡已持一张网贷小贷牌照—全资控股抚州市恩牛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但受政策影响,小贷公司注册地与平台运营主体注册地须为同一省级行政区域内的要求,这意味着51信用卡仍然需要继续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

对于51信用卡来说,如何迈过转型发展的阵痛期,以及在外部监管下做到良性生长,仍任重道远。

关键字: 信用卡 信贷 51信用卡 2019年 公司

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贷罗盘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贷罗盘

温馨提示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你确认要取消关注该平台吗?

取消 确认

关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