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了5个亿后,他是如何加入创业公司再赚百万年薪的?!
微信公众号-互金侦探 2018-10-09

今天分享一篇前阵子的深度热文,这篇文章中的主人公具有很典型的特征,在P2P网贷以及这几年很火的所谓“风口”上的行业,都有相似的套路。风口上,他们是飞起来的猪,风光无两,但海水褪去,才知道他们在裸泳。豪赌与激进野蛮发展后,他们留下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而为之买单的,往往是无数投资者/消费者。


如今社会浮躁,人心不古,骗子和套路实在是多,让人防不胜防,我们看别人的故事/事故,也是为了避免被套路、被割9菜。以下是文章内容:




2017年6月18日,距离星空琴行跑路,仅剩76天。


星空琴行创始人兼CEO周楷程,一身大红着装,出现在浙江卫视的舞台上,做了一段题为《敢于舍弃过去,才能快速成长》的演讲:


我2004年加入阿里,拿着1500的底薪,从销售一直做到大区总经理。2011年3月我离开阿里,加入易到用车。2012年3月,我又离开易道去创业,有了星空琴行。


当时在阿里,不花力气都可以赚着一百万一年,然后拿着股票,二十年、三十年可以过得很舒服。别人看了觉得你很傻,为什么要去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很多人就觉得,我在不断地把自己进行这样一种清零。


我不做传统琴行,创业我可以轰轰烈烈地输掉,我可以没做明白,但是我不想把它做成一个很传统的事情。


彼时,距离2017年9月2日,星空琴行全国闭店,CEO周楷程失联,还有不到3个月。



01


150年前,钢琴通过第二次鸦片战争传入中国。


150年后,一个叫周楷程的中国人,以钢琴为名,掀起了一场暴风雨。


他通过一连串疯狂的决策,烧光了消费者1亿多人民币预付学费和钢琴购置金,蒸发了投资人3.5亿元人民币资金。


五年布局,一场豪赌,终了,只留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2017年9月2日,星空琴行一夜之间关闭全国60家门店,总部及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


“9月1号还在上课,9月2号突然就关店了。”刚交了三万多租琴押金的家长气愤地说。


9月21日,周楷程在公司内部群发了最后一封邮件。


在这封标题为《这一年多的星空》的邮件中,他深情地说:


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任何股份,也就无法对公司做出大的决策了。


也许大家会认为我不担当,但我还能担当什么呢?


其实这封道别信,从两个月前的电视演讲中,他就已经开始起草了:


“人生的意义,在于不断给自己清零。创业,可以轰轰烈烈输掉,可以没做明白。”




只是当时无人察觉,电视上这个以成功企业家自居的CEO,已经开始心不在焉。


2017年6月,那是破产前夕最后一个夏天。


星空琴行正在搞夏季大促销活动,买卖进出,热闹非常。


周楷程深夜把老员工叫出来喝了顿酒:


星空现在已经完了,我一无所有,得开始找别的事情做了。


那封道别邮件,是周楷程留给星空最后的温柔。


随后,他消失了整整6个月。


2018年3月,周楷程改回原名周鹏,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这次,他起诉了自己创办的公司,原因是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他不愿再担任星空琴行公司法人代表。




划清界限,才能“从零再出发”。


今年9月,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周楷程入职了知名“二手车电商平台” :




6月20日,在中国IT观察网一篇报道该平台内部派系斗争的文章中,提到,周楷程(周鹏)已担任瓜子二手车车源线下运营团队负责人,加入高管行列:




在近期其他报道中,他的名字也以VP抬头。按照市场行情,他如今的薪水加期权至少已经是百万人民币起:




清朝人孔尚任在《桃花扇》中说: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高楼塌。


可是清朝人没料到,现如今的高楼,起了塌,塌了再起,都是寻常。


末了,只有一地的韭菜汤见证这一切来过。


02


为什么明知道面临经营危机,还在今年6、7、8月做大促销,让家长纷纷买单?


在星空琴行的维权群里,来自全国各地城市的家长,愤怒地发出质问。


北京的受害者家长说,在跑路前12天,也就是2017年8月底,星空通知家长们9月份开学要涨价,催促已经买课的家长们,立即再续一笔课时费。


这是家长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屏:



已经买课的家长,之前的课没上完,又续了一笔钱。


租琴的家长,押金要不回来。



(受害家长提供的单据)


买琴的家长最惨,钱给了,琴飞了。


星空琴行跑路前两个月,活动促销的手段可以用疯狂来形容。


2017年8月6日,是杨女士第一次踏入星空琴行。


“试听很顺利,老师说我女儿可以学琴,还给我们推荐了一个他们正在搞的活动,买琴赠课时。但是必须交全款,不接受定金。”杨女士说。


因为女儿喜欢,杨女士当天花4万元购买了一台科伦金堡KC800钢琴。


销售告诉杨女士,钢琴预计1个月后,也就是9月6日左右到货。


然而30天之后,杨女士的琴再也没有了下落。


(杨女士的购琴收据)


2017年9月2日早上8点多,杭州的庞先生被拉入了星空琴行维权群。


“我是8月26日缴的钱,一节课都还没上呢。


当时他们告诉我有活动,是最后一天,只要缴20400元,可以送69节课时,还可以免去租钢琴的费用。


我觉得挺划算,于是当天晚上就缴费了,谁知道变这样了。”


庞先生说,跟他一样情况的还有好几个家长。


后来,庞先生与其他家长交谈后发现:


琴行逢人便说活动最后一天,不管家长是6月份去的,还是7月份去的。


受害家长的个人损失平均有3-5万元,不少人损失了6万元以上,最高的损失达30万元。



(门店前聚集的家长)


杨女士、庞先生和其他家长都没想到的是:


这家对外好称雷军投资、门店遍布全国的大型琴行,2016年财报的净利润为“-199,844,738.35”。


这意味着,2016年一年亏损将近两个亿。


其中,期末金额的预收账款为“139,430,374.46”,高达近一亿四千万元。


这笔资金,几乎都来自家长们提前预付的学费和钢琴购置金,已全部被消耗殆尽。


这是诈骗!涉案金额已经破亿!


回过神的家长,在维权群里拿着一纸合同呐喊。


然而,对于周楷程而言,这就是一场以亿元资本为燃料的游戏。


他过去五年的每一步操作,都早已注定了这场游戏将暴力终结。


03


2012年,前阿里巴巴B2B中西部大区副总经理周鹏辞职后,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周楷程。


堪称楷模、前程似锦,周楷程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自信。


1977年出生于江苏常州的他,那年35岁。


宝洁公司创始人威廉·波克特,索尼公司创始人井深大,都是35岁开始创业。


周楷程自己的老板马云也是在35岁时创立了阿里巴巴。


周楷程说:


5年内,我要干一家上市公司,无论什么行业都成!



这个唱不准Do Ru Mi的男人,就这样以钢琴为名创业了。


并且他想颠覆这个传统行业。


起初,周楷程立志做中国钢琴领域最大的渠道商,却发现这条路走不通。


但他却从失败中发现了一条奥秘:在中国,买不买琴,买什么琴,是由钢琴老师决定的。


那么:


如果以钢琴培训之名,行钢琴销售之实,中国有百亿素质教育市场,不就像几亿只白条鸡挂在橱窗里?


周楷程仿佛一夜开了天眼。



决心转型后,他第一个跑去找了雷军,两人聊到了深夜12点半。


雷军问了周楷程3个Are you OK?,周楷程均毫不犹豫地回答:“OK!”。


一夜之后,雷军主管的顺为基金245万美元的A轮融资到账。


从此星空琴行奠定了三大业务模式:


一.租琴,消费者交付钢琴价格的全款作为押金,再单独预付一年起的课时,退还钢琴后30到45个工作日退还押金;


二.购琴送课时,钢琴价格高于市价约25%;


三.以240元单价单独预付课时,同样一年起购。


通过这种手段,周楷程将钢琴培训与买卖钢琴牢牢绑定在了一起。


培训带来的流量,通过老师的销售转化,从而形成一个闭环。


培训业务只需要打平房租或略有盈利,主要收入依靠拥有30%-45%毛利的钢琴销售。


接下来,星空琴行如同野马脱缰,所有这场游戏需要的赌注纷至沓来。


在融资前期,周楷程总喜欢把自己阿里出身的光环摆上桌议价。


无疑,这招十分奏效。


2013-2015年,B、C两轮融资中,蓝驰创投和嘉御基金加入,雷军的顺为基金继续跟投,周楷程拿到高达2445万美元投资额。



有了钱的周楷程,在2015年顶峰时期,将星空琴行开向了21个城市,有了75家直营门店,员工突破了1000人。


雷军那前两个Are you OK?的拷问,似乎已经圆满回答。


对周楷程而言,自己那个上市梦,仿佛一伸手,马上就能够着了。


真正的难题不是拥有伟大的梦想,而是你在半夜一身冷汗地惊醒时发现,梦想变成了一场噩梦。

——本·霍洛维茨


2015年9月,周楷程将星空琴行升级为星空创联,决意组建一支庞大的“星空舰队”。


“琴棋书画都要有。”周楷程说。


“会不会做的有点多?”


周楷程没有时间思考,要想在2016年上市,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的操作过程像变魔术,在星空琴行的主要业务之外,一瞬间推出了:


传统文化大众教学连锁机构“六艺学馆”;

快乐舞蹈学习互动连锁机构“星空炫舞”;

领先的素质教育平台“蓝姐姐”;

创新的O2O家庭喜庆服务机构“美丽直达”;

教育活动场地租赁共享平台“蓝星星”;

专业的儿童空间服务机构“蓝考拉”。


除此之外,还对音乐手环、小海豚、芬玩科技、糖果国际等等进行了战略投资。


工商信息显示,星空琴行的对外投资高达60多起。还控股了物流企业“货车来了”等。


最疯狂的时候,他还要发行星空币。


一个C轮阶段的创业公司,通过资本搭建了一个涉及几十家企业的复杂生态。


野草逢火,瞬间燎原。


《红楼梦》第一回合癞和尚说过: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04


2016年春节前夕,江苏常州大剧院内人声鼎沸,鼓乐争鸣。


1月19号,星空琴行创始人兼CEO周楷程衣锦还乡,把公司年会开在了老家常州。


当天,以自己名字命名国际音乐节的德国华人青年钢琴家张海鸥,还现场表演了一段《匈牙利狂想曲》。



“在常州包了八家五星级酒店的客房,规模相当相当大。”星空琴行上海浦东新区店的全职钢琴老师陈静(化名)说。


她回忆,当时周楷程还在年会上承诺,如果2016年营收达标,次年的年终奖可能就是一套房。


琴行全部1000多名员工到场,国际享誉钢琴家现场表演,一时间韶华胜极。


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


“那时候我们已经出现了一定压力。”周楷程在2017年9月跑路的道别邮件中回忆道


而2016年初的周楷程,望眼中国素质教育市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上市似乎近在咫尺。


春节过后,2016年4月,星空琴行启动D轮融资,开始上市前的尽调,创始人和投资人都其乐融融。




此时却出现了一个异类:领投的嘉御基金有些反常,没有继续跟投。


其他投资方很不解:


眼看就要登城楼了,你不上了?


嘉御基金自己解释,星空的销售额虽然高,但毛利率实在太低,这轮我们先缓缓。


而事实是,嘉御基金在2015年C轮融资后,推荐给了星空琴行一名CFO。


该CFO入职不久后,发现了严重的财务问题:


数千万的账目,怎么都对不上。


而急于扩张的周楷程并不在乎账目规范问题,把投资人给出的注意现金管理的提醒也甩到了脑后。


其他投资人并不了解,这才是嘉御基金在D轮融资前临阵抽身的真正原因。


春节过后,星空琴行营业额开始断崖式下跌。


2015年12月还能做到5000万营业额。从2016年开始,每个月达到1500万都很艰难。


公司内部人员透露,如果达不到1500万,则势必亏损。


就在年会开完没几天后,星空琴行的现金余额只剩下110万元。到了2月,管理团队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转,还向外借款450万元。


到了下半年,拖欠老师工资的情况开始出现。


店面扩张,严重亏损,外界议论纷纷:


这还是个创业公司,投资人怎么不管管?


据后来泄出的消息称,在早先的C轮融资协议中,限制对外投资的条款出现了一个漏洞。


周楷程则趁机抓住了这个漏洞,开始肆意扩张,嘉御基金几次干涉,他不管不顾。


他始终如猎犬一般紧咬着最终的目标,那块名叫“上市”的肉。



2016年周楷程在品牌传播上斥资不少。


他意图提升星空创联的规模与估值,为上市造势。


但管理的难题、大量资本的消耗,使这场游戏越来越失智,趋于暴力。


周楷程亲手制造了一个黑洞,开始蚕食这片年轻的星空。


05


2016年,给星空琴行做上市尽调的券商,给周楷程判了一个“死刑”。


券商称,星空琴行的数据有“灰色地带”:


一.  单纯家长端的数据,很多都被粗糙地记录为“李先生、”“赵先生”,不仅名字不精确,一些金额也无据可考;


二.  而上游进购钢琴的商家虽然很明确,但同款同型号钢琴报价不一,“水分很大”;


三.  底层销售人员对钢琴线下销售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对于不造琴,只卖琴的星空琴行来说,这是无法控制的底层灰色收入。


其实对于卖琴的灰色地带,早在几年前,九合创投的王啸给星空投资220万元时,就有这么一段故事:


在投星空之前,王啸的爱人在街上花2万块钱买了台二手钢琴。


事后他知道这个钢琴只要6000块钱的成本,于是他很郁闷,他说要搞个钢琴项目,把这钱赚回来。


券商判定,以数据的模糊程度,星空琴行无法符合A股上市标准,目前上市无望。


对周楷程来说,上市钟声突然变得遥不可闻。


而同时,星空倒塌的钟声才正式迈入敲响倒计时。


9月是培训班传统大战月,星空琴行的业绩却掉到了2000万以下,而周楷程对此原先的预计是4000万。


10月,由于长假原因,业绩持续下落,资金缺口进一步加大。



2016年10月21日,在北京建国路华贸中心1号写字楼1308室,蓝驰创投的办公室里。


风雨欲来,云垂星黯。


星空琴行在这里召开了一场气氛沉重的董事会,在座所有人再也不复半年前的其乐融融。


周楷程希望投资人再拉他一把,他承认:C轮融资后扩张速度较快,自己财务管控不力。


顺为资本CEO许达来直接批评周楷程:星空过去的烧钱速度太快,公司创始人需要对此负责。这次融资需求,顺为需要回去进一步探讨。


半个月后,周楷程开始采取转股给投资人的方式获取现金。


嘉御和蓝驰各自给星空再提供25万美元转债。


转股大战正式打响。


06


2017年2月,周楷程一边和投资人拉锯,一边又搞了一次“衣锦还乡”。


这次还的“乡”,是他的老东家阿里巴巴。



在“阿里校友梦享汇”上,周楷程作为嘉宾分享了自己的融资经验。他说:


之所以有那么多阿里同事加入星空琴行,是因为我们有“阿里人的阿里味儿”——诚信。


而此时,星空的最后一点气力,渐渐耗尽在了周楷程和投资人的拉锯战中。


4月,周楷程在发给投资方的邮件中语气越来越焦急,双方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


“今天不支付工资,明后天周末的业绩又会下滑,恶性循环导致问题一直在延续。”


“如果今天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争取到任何资金,基本就是个全输的盘。”


但其实此时,北上深三地的星空琴行门店还在盈利。


守住这三地,星空还能起死回生。




(来自星空琴行2017年4月寻求融资时的商业计划书)


北上深盈利,是投资人想吞掉股份的原因,却同样是周楷程最后的阵地。


4月末,蓝驰创投向星空琴行借款300万美元,遗憾的是,这笔钱不能让星空所有的亏损回血。


而此时,周楷程和创始团队的股权,也基本卖完了。


从此,不论星空琴行是死是活,周楷程如果还呆在这里,今后都将为投资人无条件打工。


于是周楷程做了一个决定:


“把一切暴力清零”。


6、7、8几个月,在周楷程的治下,星空琴行搞了闭店前最后一波大型促销活动,全国无数家长中招。


9月2日凌晨1点38分,周楷程给公司内部员工群发了一封邮件:




落幕钟声终于在2017年9月2日凌晨敲响,这天上午,全国的星空琴行合上了铁栅栏。


周楷程选择了彻底消失。


守着星空大份额股份的投资人目瞪口呆。


被抛弃的员工,被停课的家长,惊愕到不敢相信。


船长前一秒还在画饼打气,后一秒就弃船逃生。


自己成了最后一批不穿救生衣划桨的人。


在一二线城市拥有体面工作和优渥收入的中产家庭家长们,突然发现,自己除了举横幅外,找不到其他的办法。




一位家长在维权群中绝望地说:


破产首先要做的就是清算员工工资,我们这些相当于外部债务,是最后才会考虑的。


周楷程和他的星空舰队,就像一匹不断追逐猎物的猎犬,短短时间狂窜了几千里。在生命最后一百米,加速冲刺之后,终于目眦俱裂倒在路边。


星空琴行,卒于2017年9月2日,与之陪葬的,是近5亿多人民币。


07


消失的周楷程,重生于2018年4月,以周鹏的新身份,再次加入了另一艘大船的掌舵人行列。


而受害家长维权至今,起诉追加法人代表周楷程为被执行人,法院不予成立。


原因是:除非证明周楷程的资产和星空的资产有关联,否则法人代表和公司是两个独立经济体。


周楷程无需为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包括明知倒闭在即,还大搞促销活动。


即便如此,周楷程在入职新公司前,还是起诉了自己曾说“视作生命”的星空琴行,要求更换公司法人代表,划清界限。



如今再看去年9月,周楷程在最后那封道别邮件中,对星空全员说的话:


我不怕担当,虽然我没有股份,虽然从法律上公司是责任主体,但如果我有能力,我愿意给大家我所有的。或者未来有一天,哪怕我没有股份,我也愿意承担一切星空欠所有人的。


这番话犹在耳边。


上周,有记者多次拨打他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再看如今,正应了王朔的电影《梦想照进现实》中的一句话:


社会,就是一帮人在那儿装呢。




在星空的这出黄粱一梦中,数万家长为星空琴行买单了上亿元现金,至今维权无门;投资人买单了数亿(如果ABC轮融资都真实到位的情况下);而作为整个故事核心的周鹏,只需改一个名字,起诉一下自己,就可以金蝉脱壳,甚至连老赖的失信名单都不用上,还能继续去瓜子二手车再赚百万年薪。


无独有偶,今年8月23日,武汉少儿教育明星企业,未来星艺术学校,宣告倒闭。


创始人钱磊,模仿周楷程的口气,也写了一封告别信。


他在《致未来星所有人》一信中说:“公司融资不顺,经营困难,个人能力确实有限,已无力回天。”


随后,历史重演,未来星总部及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高管专线也处于关机状态。


受害家长在网上留言:


“在倒闭半个月前,未来星还在搞促销,收取了一批考级费和夏令营费。


交1万学10年看似机构亏了,实则捞钱无数。”


巧的是,倒闭前一天,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


《意见》要求: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就在新规出台前一天的当晚,美股多家教育机构股价大跌。


《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警幻仙女为他唱的十二支曲,最后两句是: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08


站在最后的结尾再回头,很多浮华梦一场的故事都有着相似的开端。


盛景如2016年,二胎政策全面放开,江湖上开始流传着一个滚烫的预言:


2018年,中国艺术培训市场将突破800亿元。


800亿,成了无数人的心魔,也成了周楷程们的心魔。


彼时,星空琴行正在筹备上市路演。


“我们在布局未来整个素质教育市场。”周楷程自信满满地对台下的投资人说。


后来,2017年中国出生的孩子有1723万,相比2016年少了63万,比卫计委的最低预测少整整300万。


再后来,一纸《意见》从天而降。


失智的游戏,似乎渐渐理性。


预言不再滚烫,人心不再疯魔。


这场游戏中只有一个奇迹,那就是一切终了,鸟飞狗奔,无人为此买单。


卷入车轮的受害者声音渐次低弱,再不可闻,如上一次,上上一次一样,等待着被遗忘。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总会有惊人地相似。


躲过了P2P,躲过了区块链,躲过了培训班。可是,下一轮疯狂永远在路上。


你,准备好了么?





评论
  • 这个瓜子也不是好货
    糊涂蛋 2018-10-10
  • 割的都是肥嘟嘟的大韭菜啊
    金巧巧_gao 2018-10-10
  • 这样的社会真可怕,老实人受气受苦,恶人坏人骗了钱之后,继续行骗
    3z5hlg7 2018-10-10
  • 要让所有骗子成为过街老鼠,换了马甲也再无市场,一眼就认出让他无所遁形
    mj1987 2018-10-10
  • 违法成本好低,这个厉害了,钱亏完,什么事没有,继续百万年薪一个字牛
    395 2018-10-10
  • 违法成本太低,太低了
    丁丁金服官方 2018-10-10

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贷罗盘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贷罗盘

温馨提示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你确认要取消关注该平台吗?

取消 确认

关注成功